查看: 1716|回复: 98

孔学集辨——给“得到”签约作家贾行家……

[复制链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发表于 2019-3-3 17: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得到”签约作家贾行家老师的信(公开了)——对《去圣乃得真孔子》的几点意见;顺及,对传统儒学某些深层缺失的管见(“仁”与“中庸”之辨)。请指正!
  【缘起】去年夏天,在“得到”购买了贾老师撰稿的《去圣乃得真孔子》,拜读之下几许疑虑。稍后整理出来想和贾老师讨教,同时也把自己部分《论语》笔记摘录其中以为论据。但是满网络找不到贾老师联系窗口。于是向“得到”公众邮箱发信希望转交,但很快答复“不能提供联系方式”,我赶紧解释“原信在那,没想要联系方式;只望转交啊”。还是让我自己寻找联系方式……那我就只能找到这里了。希望贾老师看到,也希望过路方家不吝赐教。
  贾老师好!拜读了您撰稿的《去圣乃得真孔子》,说说感受,几个疑虑还望赐教。当然这更是针对李零教授原作的。麻烦您了。
  总体感觉,“去圣”是去了;但真孔子没有得到——连个模糊的影子都没得到。
  具体说:相信所提史实,孔子在有生之年就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教书先生,并且过着四处流浪经常断炊的窘迫生活,在各诸侯国不受待见还偶尔被村民奚落,根本谈不上圣人。不过后世儒生借助皇权的需要与帮助才确立了孔子的圣位。
  那么,真孔子在哪里?他的音容笑貌?他的嬉笑怒骂?他的思维特点?他的行为倾向?他的突出特长?他的学术体系?他的思想核心?在李著中确实都没说清。而李教授归纳的所谓“孔子思想的要义”在您的陈述中是这样的:“孔子重视天人关系,强调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思考人性时,孔子更强调君子的道德修养标准”。
  针对这个“要义”不由得提出以下疑问:
  一,孔子论及“天人关系”的原文是什么?能否列举出来?和孔子论述其他问题的主次关系有没有一个对比?又是如何把它确立为“要义”的?
  为什么需要孔子论述“天人关系”的原文?因为我们要从原文逐字逐句对照它和当代“天人关系”相关论述的异同,从而确认孔子的论述在今天还有没有借鉴意义。以及与当代主流思潮的吻合程度。如果关系不大,那再提孔子又有什么意义?
  在我的印象里,孔子是“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子不语怪,力,乱,神”[《述而》]。哪里强调“天人关系”了?现在看,在远古阐释“天人关系”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猜想,难免犯下各种各样的错误。而“子不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不知生焉知死”“不知事人焉知事鬼”等等都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原则下的具体表现。在这种态度的一以贯之之下,哪有可能“强调天人关系”?真的想不出李教授此话的依据在哪里。
  二,同样,李著依然没有论述孔子的道德修养具体是什么,并逐字逐条讨论它在当今的合理性与可行性。即使孔子说了再多,不能论证它在今天的合理性又有什么用呢?只有和今天的生活与理论发生联系才有意义,即使仅仅具有借鉴意义,孔子才能鲜活起来。否则说来说去依然还是一尊离我们遥不可及的蒙尘塑像。
  真实感受就是如此,不知当否……读完之后,自然想到自己读过《论语》后的笔记。
  在那里,记叙了浮现在自己眼前栩栩如生的孔子形象(限于篇幅,仅作摘录):
  一,孔子性情坦荡率性而为;例如:
  随意调侃弟子:“野哉由也!”;“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
  屡次骂人还打过人:“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老而不死是为贼”;“自经沟渎之匹夫匹妇,莫之知也”;杖击原攘……
  发怒气魄很大:“是可忍,孰不可忍”。
  自然流露悲情: “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甚矣,吾衰矣……”;“天丧予,天丧予……”;“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豪气干云誓死如归:“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朝闻道,夕死可矣”;“仁人志士……可以杀身以成仁”;“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若浮云”……
  二,孔子思维精准切中而发;例如:
  “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精准拿捏】;“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系统阐述】 ;“再,斯可以”【精准到一】;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喻於义,小人喻於利 ……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鞭辟入里,惟妙惟肖】。
  三,深谙文理词韵高妙
  “辞达而已矣”【辞与义之间关系的终极思辨】;“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割鸡焉用牛刀”【形象生动,语言大师】;“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理至深】;“小子,何莫学乎《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尔事父,远之事君。【诗学的应用功能;大学问】;“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不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文字间的交响史诗】……
  四,孔子志趣高远肆意独行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道不同不与为谋”;“仁人志士有杀身以成仁”;做出切实行动:辞官鲁国司寇宁愿流浪……
  五,坦诚求实杜绝虚妄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子不言怪、力、乱、神”;“不知生焉知死”;“不知事人焉知事鬼”……
  六,孔子慧眼如炬认知至深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尔爱其羊,我爱其礼”【想到更深】;“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超乎表象,直驱终极】;“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用理论穿越现实】;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只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洞悉一切,尽在掌握】;“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戳其要害,一言蔽之】……
  如上,大概六个特点吧:意趣人性,求实坦诚,文风卓著,独立高行,思虑精深,以及至深至广的心胸……构成了这个既是人类中之一分子而又远远高出一般人类境界的孔子。
  颜回的概括“仰之弥高钻之弥坚”是千古以来最得当者;而非曾参的“忠恕而已”。
  这样的孔子,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是一位目光悠远洞穿一切而又性情坦荡令人尊敬的高人(现代流行语)。今后呢?
  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曾经试图构建人类永恒的人伦,他的结论是“人的最高德性是知神”——是“知”;并且是泛神论之神……从斯宾诺莎角度来看,正是由于那六大特点的构成,孔子无异于人类第一大真人的标本,并且是永恒的标榜。
  相关问题:从以上视角看来(再非圣象),孔子的思想要义是什么(“仁”与“中庸”之辨)?
  两千年来的传统儒学所确立的孔子思想要义主要是“仁”,再一个重要观念是“中庸”。这个在今天依然成立。因为孔子确实最为推崇“仁”,也确实高度赞扬了“中庸”。对于“仁”,传统的解释以“爱人”为主。这个是由孟轲的一句“仁者爱人”[《孟子·离娄》],所不曾论证也无需论证便确立了的(以现代学术规范来看,不论证怎么行呢?)。对于“中庸”,传统的解释以《中庸》这篇文章的观点为主,解释为“取两用中”及“调和折中”。
  当然,这些都是与李零教授所概括的要义不同的,但此后我们不再提及李教授的观点,因为并未见到他反驳传统观念的有力证据。我们此后只针对整个传统儒学。
  前面说了,我们在今天再提儒学一定要和发展到今天的全人类最先进人文科学成果相比较,找到它在今天依然能够指导我们的意义所在。具体来说就是要找到“仁”与“中庸”在今天的价值所在。如此一来,首要的问题便是重新审核“仁”与“中庸”的基本含义。从最基点处着手,以期得到最完整的解决。
  使用现代人文理论及其规范重新审视“仁”和“中庸”以及整个传统儒学不难发现以下问题。
  一,“仁”的问题。请看下面孔子所说的“仁”字,能用“爱人”解释么?
  “仁者先难而后获”;“当仁不让于师”;“观过,斯知仁矣”;“能近取比,可谓仁之方也已”;“管仲(在承认其强国有术、驭民有术但并不爱人的基础上),如其仁,如其仁”……以上,用传统的“爱人”与“礼”很难解释。并且,严格说来,稍后举证,《论语》中的109个“仁”字,用“爱人”与“礼”及其复合含义只能牵强附会解释2/3不到;另有1/3强根本解释不通(比如“先难后获”,爱人还需要先难吗?难什么?“后获”又获得了什么?利润吗?)。
  问题就在这里:传统儒学用“爱人”不能全面而统一地解释孔子所说的“仁”字,那就说明这种解释并未真正把握孔子内心的“仁”。而孔子内心的“仁”一定是另外一种独立而完整的存在。
  如果我们为儒学负责,为传统文化负责,为今天以及今后的社会伦理负责,就应该探索这一问题。除此不能协调传统与未来的关系,必将给未来的发展带来严重的阻滞。
  但是怎么找到孔子内心里的“仁”?初看之下,困难重重,无路可循。既有古籍早被前人翻烂了,其中并没有孔子内心“仁”的线索。即使近代出土的文物中也没有。连春秋时期的墓葬中都没有,之后也很难有了……即使这样,问题依然存在。
  当此时,沉吟良久,心思百转……一种可能隐约浮现:中国的古籍翻烂了,世界的经典翻遍了吗?人类发展到今天所积累下来的所有哲学与科学的分析方法中就没有适用的吗?不妨尝试……下面是一种借鉴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现象学原理所做的一种解构,能否成立?贾老师及各位方家指正。
  如何解构?很直接地,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种“仁”的解释,它能完整协调而统一地解释《论语》中所有109个“仁”字,这种解构就有意义。
  胡塞尔方法的解构过程详见【样章1】。
  二,中庸的问题。孔子下面的言行是“取两用中”“调和折中”的结果么?
  孔子说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道不同不与为谋”,“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朝闻道夕死可矣”,“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并且切实做到上述豪言壮语:在55岁高龄辞官鲁国司寇重归流浪……这些,是“取两用中”“调和折中”思考方式得出的结果么?显然不是。并且适得其反。
  问题就在这里。通过上述言行,我们看到孔子在“仁”与“道”等重大问题上也就是在原则问题上从来都是决然的,决绝的,直至以死相争的。从来没有任何犹疑与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任何“折中”与“用中”的余地与意向。除了原则问题,其余应该不在话下了吧……如此一来,子思及其传承者用“取两用中”“调和折中”来解释“中庸”就值得怀疑了,因为这样根本无法解释孔子在重大问题上的态度与抉择。原则问题如此,那这种解释还有什么意义么?
  由此看来,孔子所盛赞的“中庸”在他内心一定是一个确实的存在,但一定是子思这种解释之外的另外一种含义。
  是的,孔子盛赞了中庸,把它奉为至德(“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那孔子就应该知道他所理解的这个“中庸”的全部含义及其现实功效。那孔子也一定会在自己的思考与行为中运用这一“至德”,也就是说在他随随随便便的言行中都会含有这种中庸的内涵……所以,只要我们方法得当就一定能在孔子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孔子内心深处(哪怕最底层)子思错讹之外的那个中庸。
  用什么方法来捕捉呢?
  问题依然如故,什么才是孔子内心的中庸?传统的解释又错了,我们还得另外寻找。
  问题依然如故,古籍被前人翻烂了,没有孔子内心中庸的线索,即使近代考古发掘都没有。春秋的墓葬中都没有,就不必再对这个求证路线抱有幻想了……
  胡塞尔现象学依然提供了一种找到孔子内心中庸的方法与可能。没错,我们只能到孔子的所有言行中去寻找,而非在历代儒生的妄议与附会中流连。那样永远也不会有结果。详细论证见稍后的【样章2】。
  三,关于传统儒学。
  如果找到了一个能够完整透彻而又统一地解释《论语》中所有109个“仁”字的通释,那一定是与孟轲所界定的“仁者爱人”所不同的。再者,以上述孔子言行为例,如果我们找到一个符合孔子所有言行的“中庸”,那也一定与子思所解释的“取两用中”“调和折中”所截然不同。正是从这两个最基本的问题出发,孔子与“思孟学派”就显现出了巨大的差异。稍后从多个基点详加论证,这个“思孟学派”就会和孔子截然区分开来。那样,中国传统伦理史就会呈现出与既往完全不同的属性与风貌:孔子的真正衣钵并没有被传承下来,而是为“思孟学派”这个并非孔子原旨的东西给替代了。而给中国历史带来严重阻滞的恰恰是这个“思孟学派”而非孔子本身。我们把所谓的“传统”理解为孔子与“思孟学派”的复合是不对的……那么我们的传统又是什么?散乱了?没有了?那怎么行?好多人要如丧考妣了……
  依据史实,合理构建,总会有的——因为积淀丰厚。当我们把孔孟相分离,孔子就成了和所有先秦诸子一样失却了传承的一个独立思想家了。一个独立思想家很难称其为传统,但是多个思想家的共同特性就可以构成一个传统。是的,先秦时代,我们有太多独立思想家,他们相互独立但又统一地追求思想并有所收获,这一追求思想的共同特点不就是这个民族最原始最本性最实在的特点和传统么?普遍地“追求思想”是这个民族在那么久远年代确实存在的一个特点,一个非常突出也非常难得的特点,并且是那个荒蛮年代其他民族所没有的一个特点。把这一特点认定为我们的传统不是自然而然的么?
  严格说,先秦,是文化本原。“文化传统”,另说。
  一旦确立这样的一个本原,思孟学派便显现为只是思想史中的一个阶段、一个部分了。不再是传统本身,并且是偏离既有方向的一个部分。
  以先秦原生态作为传统的本原有诸多益处。
  一,我们今后的发展不再会受到思孟学派的影响和限制——长期以来我们只提“传统”二字并无比自豪,但从来都对它的内容讳莫如深——比如它和思孟学派的关系。究其实,思孟学派在今天确实有很多难言之隐。
  二,这个先秦本原,更是一个开放性的本原。从最开始就是诸子百家,独立卓越,不限题材,不拘一格,自由创造。这样的传统彰显并蕴含了无比丰富的创造力。追求最个人思想是人类永恒的课题:人类的每一个进步都是由个人思想衍生的。不论是最早的燧木取火还是石器运用,最早只可能在单一人类的头脑里出现;每一个能够称其为思想的深邃想法,一定是个人沉思良久、心思百转的结果。更不用说但丁之于文艺复兴、卢梭之于启蒙运动、达尔文之于进化论……当然,核心思想形成后会有一些认同者去完善和深化其体系。但我们更为关注的还是最原创的核心思想。
  三,如果确立这样一种本原并被普遍接受,就会营造这样一种氛围:每个人更加敬仰与缅怀先贤,更深感受思想的精美与光荣,更强烈意识到这个民族得天独厚的特质与遗产,就会更加激发无尽的创造潜能。不难想象,不久的将来完全可能出现一个和先秦状况相仿佛的独立思想家并起的时代。维护好这个传统与方向,更会开创一幅波澜壮阔、延绵不绝、蔚为壮观的不尽画卷。那才是先秦本原的正常发展以及一个思想王国的本来形态。我们向着这个先秦本原的回归,就成了向着未来世界文化前沿的一次并轨与赶超。
  近代以来,中国哲学与文化的发展长期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应该是思孟学派的困扰所致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连一个大致的方向都没有——完全可以轻松论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荒谬之处;但至今无人提出超越的想法……而这种“抛开思孟学派以及朱熹构建的道统,向着先秦诸子并起的本原回归,并且呼唤一个独立思想家重生的时代来临”的方案能否打破这一僵局?还望有识之士给出意见。无论如何,“中华文化伦理承先启后的本体重建”都是文化发展的内在需求。可以预见,一旦重建开启必将功德无量前景无边。
  贾老师明鉴,不同于此前“得到”上绝大多数照本宣科、我讲你听、国外条陈、专家归纳、一二三条,读者背诵……的讲解模式。我想这个底稿经您润色加工将会成为一篇牵引读者思绪,时而无路可循、时而峰回路转、时而光明洞开的引导式、互动式讲稿;会让读者经历一次在理性边缘犹疑、探索与收获的过程。那将是一期颇具创新意味的节目。再者,由于本稿观点新颖方法独特可能会引起一些争论,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希望影响与声势越大越好;其结果无论对孔子还是儒学还是“得到”还是我们作者,都将是受益非浅的。故此,尝试投稿,还望费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8: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样章1,辩“仁”】
  孔子说过这样一句话:“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其实,这不单单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里面蕴含了一种观察、分析与判断的方法。并且是直至今日依然有效、功力非凡的一种方法。更是与近代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的现象学还原方法深层吻合的。下面,我们更多地用这种孔子方法的语境来展开论述,这样更通俗易懂一些。并且,这句话也应该是孔子留给后人辨认他内心中真正的“仁”和“中庸”的终极线索与终极证词了。
  孔子内心里的“安”是什么?也就是他一生的终极追求是什么?
  孔子内心里的“安”,也就是他的终极追求,应该跟他最推崇的“仁”有很大关系吧。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可见,孔子的终生志向就是做学问。那么一生的追求过程与成果呢?他自述从十五岁立志,到三十岁建立了自己的学术体系;四十岁对这一体系的正确性予以肯定无所疑惑;五十岁感悟这一体系是与“天道”(稍后论述其具体所指)相吻合的——层层深入啊,严谨认真啊……到六十岁时这一体系得到了世人的认可,渐获好评(其时他的众多弟子在各诸侯国担任要职并功效斐然,赞誉由此而来)。七十岁时对自己学术体系的运用更加炉火纯青游刃有余……在这里不得不多说一句,流行至今的通俗解释是不对的,基点就不对,它没有从“终生治学”这个角度审视整句话。单单从“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这几句的个人生活感悟的角度来理解了。是啊,三十岁成家立业,四十岁不乱搞男女关系,五十岁快退休了不再追求放松自我……但这与孔子的原意相差十万八千里了。于是,从这个角度再也无法解释“六十耳顺”与“七十随心所欲”这两句。因为顺着他们的思路根本解释不了:六十岁退休回家看孙子整天累得要死,失去了在单位时的工作成就以及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哪里还有“耳顺”?七十岁手脚都不灵活了还能有什么欲望?还怎么“随心所欲”?他们解释不了就愣生生弃之不管了,这怎么能行呢?这怎么能安享“儒学大师”的称号呢?科学地解析孔子吧,不要再以讹传讹了……从这里我们看到,治学并有所建树再及收获就是孔子内心里的“安”。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这是孔子对自己第一特质的一次归结,是他自己的自由感悟,极具权威性。并且,好学的极致是什么?不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思想的高深”吗?
  我们再来看看别人对孔子的看法与评价。当然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我们应该参照最接近与最理解,与哈穆雷特有过最多沟通也有过最多印证的人的看法与评价对不对?从而摒弃其它的臆测与附庸对不对?谁是那个最接近孔子并且与孔子交流最多同感最多并被孔子本人多多认可的人呢?非常简单:颜回。此处注意,曾参对孔子的评价与理解多与颜回不同,最好还是以颜回的为准;适当弃置曾参的观点。孔子最喜欢的,被他盛赞为“与吾言无所不悦”的高度互相理解的学生颜回是怎么评价孔子的?在他看来什么才是孔子的第一特性?赖以成名的根本特性?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也就是说孔子的见解你越感受越是高明,孔子话语里面的道理你琢磨越显坚实……进一步转换成今天的白话:思想的高深才是孔子的根本特性(根本不是制定一系列伦理道德的条条框框让人遵守,那是在曾参偏见路线上孟轲的工作!有没有搞错)。沿着颜渊的方向前进吧,才能探索出孔子的真正内涵。没有一个正确的基准,不光会“儒分八派”,还可能再分成16派、32派……
  至此,“思想高深”就是孔子内心的“安”,也应该就是孔子内心的“仁”。除此之外孔子什么也没有,金钱啊地位啊功名啊什么也没有……关于孔子内心的“仁”,我们接着往下看——
  下面,我们就来集中讨论一下散见于《论语》各篇中的各位学生问“仁”的问题。
  首先,有一个前提必须先期明确:这些谈话,并不是孔子在某一天或某一段时间内系统地阐述他心目中的“仁”的本质含义及其各个侧面或各种引申。当你熟读《论语》到一定程度,并已把各个提问的学生的思想状况,能力特点,学识水平都了然于胸,幻成形象,再加上如前所述我们初步以“思想高深”来界定“仁”,你就会幡然醒悟:孔子从来就没有一次是在单纯地解释“仁”字;而每次都是在针对各个学生的思想状况,未来发展,深层问题在指导他们各自的思考方向与整改措施!以使其在现有基础上认识更为深化,功业更有成就,生活更为顺畅!这才是他们各自不同的“仁”的所在与孔子洞悉一切,真知高远的不折不扣的“思想深刻即仁”的本体!
  子张问仁于孔子。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悔,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论语·阳货》]
  从“师也辟”;“师也过”的评语中,如果我们不是盲目地,毫无根据而先入为主地圣化所有的孔子门徒的话,很明显地,子张就是一个言辞过激,盲目孤傲式的人物。这是一个挺没人缘,连自己也经常感到心虚的人物。孔子除了极为深透地讲解了决非泛泛“爱人”,反倒极赋实用意义的子张应该注意的行为标准以外,整句话的实际意思就是在劝他“必须联系群众”;“孤家寡人成不了大事”。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论语·颜渊》]
  司马牛是多言而躁的,这在朱熹集注的《论语》中已有考证。所以说,这里孔子根本就不是在回答“仁”的问题,不过是在数落司马牛:“还是先把暴躁的脾气改了再来谈仁吧”。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论语·卫灵公》]
  过去的解仁,多不用此句。顶多只选前两句就急速地把后面的那些都抛得、藏得无影无踪了。这怎么是做学问的德行呢?又怎么安享“大儒”的称谓呢?
  在《论语》中有几段话最能体现子贡的特点及孔子对他的评价:“女器也,瑚琏也”;“赐也,非尔所及也”;还有“赐也,始可与言《诗》”。我们由此可以看出,子贡是个长于词藻(并已达到相当水平)而短于世故的人。于是,孔子在送别的时候,珍爱与温厚地叮嘱他:“到那边多交些好人做朋友。有什么要办的事,他们自然会帮忙的”。——这就是你该做的,这就是你的“仁”了。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论语·颜渊》]
  关于仲弓的品行和发展,孔子曾评价为“道德优者”;“可以使南面”(有帝王之气魄,极有可能做大官)。但从有人说他“仁而不佞”时孔子有所认可的情况看,仲弓似乎是有些“木讷”的。所以孔子在指点仲弓的未来时,一副把他已当做大官(或已获任命,此处临别赠言)再教导他注意事项的口吻说:“装着点,悠着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遮住他的“木讷”的短处。而所谓“在邦”,那一定是当了全国闻名的大官了,而这种权倾一时的大官,当然是能够“有施于人”的。而“木讷”的人,一般都有点犟脾气,犟起来时就不管不顾了。所以孔子才不无担心地告诫他:“庄严些,大度点,这样能回避一些矛盾。别总让人在背后说你不是(应该是因为他的木讷已经在家有怨了——不然孔子不会无的放矢来这么一句的;你可别带到岗位上去)。”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论语·颜渊》]
  孔子的诸多学生究竟都“贤”到何种程度呢?是否真都高人一等,或是与孔子不分伯仲的圣徒大士呢?切实从《论语》来看,除了颜回,真没有让孔子心动的;其思想体系的性质与倾向,都与孔子相去甚远。从这个角度上看,你才能真正体会孔子做出了“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唁”的直露评语。更从实际情况来看,他们也没有一个真正继承孔子的衣钵而使其发扬光大,并一至弄到“儒分八派”的境地。所以说,切不可盲目圣化他们。并且那样就更读不通《论语》和“仁”了。
  那么樊迟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从《论语》中我们看到樊迟问了四遍“仁”,为什么呢?每次都是未通也!谈“孝”,也是“未达”也。更至于荒唐到了“问圃”,“问稼” 的离谱的境地(看来他也真不好意思再混下去了,真想回家务农去了),简直就是个浑浑噩噩,不可救药,只是在孔子那里混饭吃式的人物。气得孔子直嚷:“小人哉,樊须也”,并且那次是愤懑地直接回怼了樊迟“吾不如老农”,“吾不如老圃”……哈哈,看来孔子的诲人不倦有时也会遭遇哭笑不得的。
  对于樊迟的具体情况《论语》中记叙得不多,且都是不尽光彩的记录。从孔子回答诸多学生问“仁”的时候都是针对具体学生做出指导这一原则来看,整个对话应该是指导樊迟些什么。什么呢?从“爱人”到“知人”再到“能使枉者直”(尤其关键的是最后归结到“枉者直”这个意思),把这三个节点的意思联系在一起综合解读,其大概含义应该是:首先要友善待人,这样才能与人深交(确实没见樊迟有什么朋友;也没见其他学生赞扬过他);然后是识人,也就是能够结交高人;最后是在高人的熏陶中自己得到提高。
  如此说来,这里的“爱人”一句也是有特定指向的:指责樊迟对周围的寡情,劝其温厚;并非一般的“爱惜别人”的意思。
  所以说用这样情况下所说的“爱人”二字来当做孔子所有“仁”字的解释,并一概都解释成“爱惜别人”就没有意义了。
  在另一次“樊迟问仁”时,孔子的回答也能支撑上述观点。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论语·子路》]
  同样从孔子指出学生的欠缺并建议整改方案的统一原则出发,从这句看来孔子是认为樊迟居处不够恭,执事不够敬,与人不够忠的。所以才在上面那次对话中一脉相承地进一步建议:对人友善,才能交往高人,才能提升自我——这就是你樊迟的“仁”了。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
  这历来是“亲亲,爱人”者津津乐道的地方。并释之为“克制自己,服从周礼”的意思。
  看过太多版本,几乎千篇一律都是这样解释的:克制自己服从周礼就是仁。一旦大家都克制自己服从周礼了天下就变得仁义了。怎么服从?这个不要看,那个不要听,那啥不要说,那啥和那啥不要动……
  从字面上看似乎是这样,但,注意,深究其背景和内在逻辑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首先,必须遵循一个前提:这些对话都是针对某个学生具体情况对某个学生说的,这句话就是对颜回说的。第一句必须译成:你颜回“克己复礼”,而不是“普天下克己复礼”……违背了这个前提一切都将陷于混乱:子张的“仁”对不上仲弓的“仁”,樊迟的“仁”对不上子贡的“仁”……
  所以一定要结合颜回的具体特点来理解这句。至于其他解释,再怎么似是而非都无需考虑——“纯属偶然,纯属巧合”。
  很多版本都说孔子在这里要求颜回克制自己服从周礼。真是这样吗?那得先看看颜回究竟是怎样个人。《论语》中有多处记载颜回的品性,足以反映他的大概。“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也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贤哉回也”,“回心三月不违仁”……像这么优秀的学生还让他克制自己什么呢?颜回身体一直就不好,死的就够早的了,看把孔子悲伤那样“天丧予,天丧予”;再克制?再继续过那种“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的生活?那不更早克制到死神那里去了吗?孔子岂能说出这样前后矛盾、漫无意义的废话?而这种废话又怎么能当做考证“仁”的依据呢?
  孔子整个谈话究竟什么意思?
  孔子在颜回死时表现出的极度悲伤值得关注,“天丧予,天丧予”,杨伯峻先生对此的译注是“老天爷要我的命啊”。连朱熹的解释都是“悼道不传,若天丧己也”。可见,这是在哀叹自己的宏图伟业因为颜回的折损而凋零的意思呀。也就是说孔子把完成壮志的希望一直寄托在颜回的继承与光大上面。顺着这个思路,这个对话的解释将会变得完整、清晰而流畅——颜回呀,你要摒弃一切一般性的事物和生活目标,而唯独以恢复与创建一个周礼式的理想社会来作为自己的终生使命(可以做这方面的理论工作,也可以作为我的继承人率领其他同学综合为之)!一改目前“八佾舞于庭”的混乱状况。这就是你颜回的“仁”,与其他学生截然不同的“仁”。
  “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人焉”的意思是:一旦建成(恢复)周礼式的社会了,天下就美好了 。
  一切的“非礼勿×”都是对那个理想社会的描述,而绝不是对颜回的礼教要求以及对“爱人”的解答。
  最后,对话中“克己复礼”中的一个“复”字,更能说明一切并成为支撑上述观点的依据。孔子是“述而不著”的。这句话也一定是由谈话的过程记录下来的。而孔子当时也一定发成了“复(fu4)”音。不然,一般的学生按照一般的理解也一定会记成“服(fu2)字的。而“服”字及“服从”的用意当时不仅有孔子还使用过,并恰恰是用在“服从”的意义上。见《泰伯》末尾处:“三分天下有二,以服事殷……”由此可见,孔子的读音及本意确是“恢复”而非“服从”。
  以上这个“答仁集合”,历代解释只有“因材施教”一句,从来不提与“爱人”的关系(今天看来,实在是没一毛钱关系),也始终无法用“爱人”来贯穿这么多“仁”字之间的内在关系,也没有任何统一性……然而在本书视角之下,却展现了如此众多“仁”字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及这个集合之上的一个统一原则——思想深刻为“仁”。并且恰恰在这个集合,突出显示了“仁”的深层含义及其具体应用——指出了每一个学生的“仁”的所在。这正是“能近取比可谓仁之方也已”这句话的深远含义与实践展示。
  什么是“仁”?综上,孔子在很长一段时间跨度内,在多时多处多种情况下,在自我的感悟中,在对学生的指导中,都始终如一地思考和执行着同一的、统一的、唯一的一个原则与意念:思想深刻为“仁”,思想再深刻一步为“仁”。重复的次数够多吧?涉及的层面够广吧?然而却是始终不渝的唯一。还有什么是“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8: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样章2,“中庸”之辨】
  在《论语》一书中孔子只说过一次“中庸”,并且在当时没有给出解释。此后也没做过任何解释。但是唯一说到的这次却是推崇备至的:“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论语?雍也》]。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吧,既推崇倍至又没有解释,才会引起后世的广泛关注并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解释。
  在后世的各种解说中,从朱熹集注《四书》开始,对“中庸”这个概念采纳了《礼记》中一篇文章《中庸》的观点,对“中庸”解释为“取两用中”,“调和折中”。因为是朱熹圈定的又受到了当时皇家的认同,于是这种解释就作为标准答案流传下来。稍后的质疑声近乎绝迹。这便是流传至今的“中庸”概念主流解释的来源与过程。
  这种解释有两个特点:一,没有孔子本人的言论加以佐证。二,从朱熹开始并未受过严格的符合今天学术规范的检验与论证。
  但是细读《论语》不难发现这种解释的一些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孔子确实说过很多这种倾向的话语:“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道不同不与为谋”,“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朝闻道夕死可矣”,“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并且切实做到上述豪言壮语:辞官鲁国司寇重归流浪……这些,是“取两用中”及“调和折中”思考方式得出的结果么?显然不是。并且适得其反。
  问题就在这里。通过上述言行,我们看到孔子在“仁”与“道”等重大问题上也就是在原则问题上从来都是决然的,决绝的,直至以死相争的。因而没有任何犹疑与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任何“折中”与“用中”的余地与意向。至于其他问题,应该都不在话下了吧……如此一来,子思及其传承者用“取两用中”“调和折中”来解释“中庸”就值得怀疑了,因为这样根本无法解释孔子在重大问题上的态度与抉择。原则问题如此,那这种解释还有什么意义呢?
  由此看来,孔子所盛赞的“中庸”在他内心一定是一个确实的存在,但一定是子思这种解释之外的另外一种含义。
  是的,孔子盛赞了中庸,把它奉为至德,那孔子就应该知道他所理解的这个“中庸”的全部含义及其现实功效。那孔子也一定会在自己的思考与行为中运用这一“至德”,也就是说在他随随随便便的言行中都会含有这种中庸的内涵……所以,只要方法得当我们就一定能在孔子的思维特点与行事风格中捕捉到孔子内心深处(哪怕最底层)子思错讹之外的那个中庸。
  用什么方法来捕捉呢?
  孔子的思维特点和行事风格稍后再论不迟,先看看跟“中庸”在字面含义上有联系的几个段落,稍加分析,或许可以成为辅助线索。就《论语》以见,其中与“中庸”在字面上有些联系的几处话语是:“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捐者有所不为也”[《论语?子路》]。“过犹不及”[《论语?先进》]。也就这么两句了,再多就没有了。
  于是我们来做一些初步的分析。对于前一句,现在网络上的解释基本一致:“我找不到奉行中庸之道的人和他交往,只能与狂者、狷者相交往了。狂者敢作敢为,狷者对有些事是不肯干的”。 其实这是承袭了孟轲的解释,在朱熹的集注里还都保留着。
  这里有个疑问:孟轲为什么要加上一个“交往人”的桥段?在孔子的原话里没有啊!略一沉吟,原来如此……
  我们来先看看不加“交人桥段”会怎样?也就是谈论做事的情况:“不中行着做事必然两种结果,或者狂或者狷,两者都不好”。直接翻译就是这样,很简单。但解释其含义却很难。“中行”是什么?这是一个新鲜的概念,孔子又没有再多的解释。再者,“狂”、“狷”、“中行”之间的关系怎样?比如“狂”,它本身是有深浅程度区别的,“狷”也如此。从“大狂”到“中狂”再到“小狂”是一个连续的延绵,它们无限接近“中行” ……这就仿佛“中行”是一条极窄的独木桥,两边都是万丈深渊……独木桥的宽度有没有限制?有没有安全宽度?在没有绝对安全宽度标明的情况下,还是越窄越好。以至于一条数学上定义的直线(没有质量,没有体积)是最安全的,绝对安全的。当然了,这条直线可以呈现为一个定义,也就是一个原则。这样一来,这个“中行”就成了“绝度中行”了。于是,想要“不加桥段”解释孔子这句话就必须面对与说明“绝对中行”这个概念。说到这已经够麻烦了,还有“绝对中行”的构成要素、制约要素等理论问题……没法说了,没法说了,“不加桥段”说不下去了。
  于是在孟轲先生遇到这个“绝对中行”的时候他就绕道走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头脑已经被“取两用中”“调和折中”占据,而这两个东西根本无济于事……但又不能不解释,所以孟先生就巧妙地添加了一个“交人桥段”。于是,整句话算是勉强解释过去了;但却回避与遮蔽了“绝对中行”这个通往孔子心灵的门牌。
  既然我们在前面已经否定了用“取两用中”“调和折中”来解释中庸,那我们就没必要跟着绕上这个桥段了。我们需要直面这个“绝对中行”。我们要探讨“绝对中行”的真正含义,因为孔子内心的中庸可能就隐含其中。
  什么是“绝对中行”呢?在茫然无际间我们不妨从基础做起,从理性的推演做起:我们先来筛选一下在“过激”与“无为”这两个概念之间还有些什么概念,不惜一个一个筛选,以期从中找到一个具有“绝对”属性的概念,然后再尝试解构“绝对中行”的内涵。
  顺着这个思路稍加筛选,一个概念脱颖而出:“恰好”。一个相当“绝对”的概念,跟左右两边都不沾;自身也极精细,跟一根直线相仿佛。
  孔子很隐晦地提出了一个“绝对中行”的意念,孟轲先生绕道走了,而我们却直面了它,进而发掘了一个引导概念“恰好”。那“恰好”这个概念又能引导到那里去呢?
  现实生活中有哪些“恰好”呢?一经这么提问,一旦把思路引导到现实,那么在现实里寻找“恰好”的例证就太容易了,整个事情也就豁然开朗了。在今天,无论制造飞机大炮原子弹,或者治病下药做芯片,你不“恰好”行吗?一分一毫都不能错!飞机图纸几间房,每一张上面的每一行的每一个字不都得“恰好”吗?不都是“恰好”吗?这种“恰好”在现实里实在太多了,就连煮茶叶蛋都存在一个最佳火候的标准值,偏离了这个你茶叶蛋都煮不好……“恰好”是一种普遍存在。是一种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存在。为此人类创建了各种门类的科学技术来满足这方面的需求。数学科学,精密制造技术……扩展到这个视野,“恰好”的精确度就不够用了,就需要提升了。“精准”都不足以概括。抽象与升华之后就是“终极正确”与“绝对真理”了。
  孔子所说的“中行”抑或“中庸”(而非子思解释的折中),如果是“终极正确”与“绝对真理”的话那意义就太重大了!那就是人类不尽追求并且方兴未艾的形而上学了。
  上面所提第二句“过犹不及”其实也是“追求唯一恰好”的意思。从“恰好”又可以引申到“中庸”。《论语》中与“中庸”字面关联的唯二句子统一解释完毕。
  前面说过,孔子内心的中庸一定会在他的言行中有所表露,一定会在他的思维特点与行事风格中有所表露。那我们再去考察一番,看他是否具有“终极正确”“至恰至确”的特性(绝对真理要求太高不现实了,但在意向上是一致的)。从而证明这些才是他内心中庸……以这样的视角重新打开《论语》,这一查不打紧,您会看到孔子竟是时时处处都在践行着“恰恰好”“刚刚好”并且是“至恰至确”的言谈身述。
  下面详解,慢慢看吧,或许您会感受到一番“爱丽斯漫游仙境”般的奇遇。
  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对境界的精妙勾勒。达于它,您可以随意乐,无限乐,都“不逾矩”。是一种动态规矩的精妙勾勒。
  “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描述的是人类情感的一种境界。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原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歌描写一位君子迷恋与得到一位淑女的过程及其表现。首先应该确定的是这位君子生于富贵之家,因为诗中记叙拥有琴瑟钟鼓,这在一般家庭很难达到。那么在当地也应该是很有势力的家庭吧。对比到今天就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了。那么这样家庭的男孩一般都怎么追求女生呢?通常的情况就是砸钱或利用各种优势展开攻势,再或者也可能耍一些小计谋设一些小圈套……但这位君子呢?从没这么做。只是“辗转反侧,寤寐求之”,太呆萌了!我们再来看得到淑女之后呢?是“鼓瑟友之,钟鼓乐之”,也都是一系列心灵的互娱——当然,“啪啪啪”自在其中;并没有像西门庆或者薛蟠、贾琏、孙绍祖那样整天猫在房里啥也不干“一味地骄奢淫荡贪欢媾”。所以综合来看,这就是一个纯纯的,阳光的大男孩儿。也完全属于孔子所说“思无邪”的范畴。这不就是一种境界吗?
  还原到现实生活,一对青年男女,前期承受着相思的煎熬,然后文明地表白,再然后走到一起每天谈论共同喜爱的文学艺术话题或者相关专业知识,并且有谈不完的共同话题,这不是很健康美好的生活吗?不也是堪称楷模的一种婚恋方式吗?关键是这种“乐”在主题上切换到了健康向上的领域,很多心思与兴奋点都实实在在转移到这方面来,所以整体上就成了一种“不淫之乐”……
  不点名了,见过几位专家对这句的解释是“有节制地乐”“适中而中庸(子思定义那种)地乐”并且归结到“发乎情止乎礼”上。这就不对了,没有体悟到境界的存在。并且这样阐释“中庸”实在文不对题了。
  就像袁家骝与吴健雄,吴祖光与新凤霞,你让他们节制啥呢?你让他们中庸啥呢?节制一丝一毫都是荒唐!他们应该无限制地在这个境界里快乐下去,没有终极。你怕想模仿都模仿不来,那是一种境界!
  再者人生总要遇到悲哀的事情,比如好友的意外或者亲人的离去。当此时你是拼命节制自己吗?“中庸”一下?不可能也办不到更不应该。正确的做法在于“化悲痛为力量”,坚实地去完成他们的遗愿。那也才是“不伤之哀”并且可以无限“哀”下去。
  首先是孔子辨识了这种境界的存在,然后做出了浑然天来的精确概括。精确!浑然的精确!动态的精确!堪比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论语?为政》]
  凡是在艰深学问面前经历过心思浩茫、惆怅百转的人,在突破那一刻都能深深体会到这里“罔”与“殆”这两个字的精准。完全有画龙点睛之妙。是的,精准,我们在考察孔子的精准。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
  对于好文章的评价标准,在见到孔子这句话之前您一定是茫茫然的——不要否认,因为没见到您或任何前人有过超乎孔子这样的精确表述。“质”和“文”概念的提出都是原创——精确原创;然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及其结果……在纷纭复杂中精准定位。好一个“文质彬彬”,何等的出神入化!何等的一语中的!神准!
  您去阅读然后回味一下文学史上的诸多经典,自然感受到孔子的神准。非此无意。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善好之,其不善者恶之。”[《论语?子路》]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雍也》]
  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之?”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之?”曰:“教之。”[《论语?子路》]
  品味《论语》您会发现,《论语》中有好多这样的对话,其话题与内容都是相关的、递进的、完整的……最终的感觉是一个精美的系统。在这里,孔子是把所有相关因素统统考察完毕,再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厘清之后给出各得其所、恰如其分定位,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系统。其间孔子所考虑到的因素有些是超出当时对话的,也是超出我们读者进入那个对话情景后自己思忖范围的。是的,您会感到孔子还在牵引您的思绪越飘越远,越飘越远,直到您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然后,孔子从苍茫无际的天边在挥手之间甩给你一个统协一切、切中而发的完整体系,一个天作之合。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
  从《关雎》等具体内容以见,您读一遍它们再来感受孔子的概括,看看你能否做出超越孔子的概括。您试试?所有人可以试试,包括未来的!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曰:“再,斯可以。”
  追求至确,精确到一。现代话讲,啥分辨率?!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为政》]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述而》]
  君子喻於义,小人喻於利。[《里仁》]
  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卫灵公》]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子路》]。
  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子路》]
  ……
  可以说这是对小人性状入木三分的刻画,一组精美的雕塑群!再次喝彩:惟妙惟肖!
  多个侧面,信手拈来。撮其要害,鞭辟入里。精准!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先进》]
  涉及很多内容,“师”“商”,“过”,“不及”,过与不及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就不是“过”更好?……纷繁复杂中彰显思路清晰细致入微精确定位。真真是“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子路]
  全部统协完毕之后的综合评论,综合得各就各位、至恰至确。“大事”,“小利”,“速”,“达”,速与达之间的关系……
  “其知可及,其愚不可及。”[《公冶长》]
  “他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他荒唐起来,我,我们实在是跟不上趟啊”。还是最大限度内考察完毕之后的的定位之语。还是那个思路,还是那样精确。
  子不语怪,力,乱,神。[《述而》]
  “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
  在那么久远的荒蛮年代,“不言天道”无疑是一种正确的选择,最正确的选择,至恰至确的选择。这不光是对具体事务描述与把握的至恰至确,更是一种态度与原则上的至恰至确。可见孔子把“至恰至确”的精神与追求贯彻到每一个角落、发挥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上去了。
  说道“天道”自然引申:上述内容也是跟孔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著名论断一脉相承的;但是反观孟轲先生,“天不变道亦不变”,“天将降大任”……成了个替天代言者,还无需资格证就夸夸其谈,张口就来。在这一点上孔孟两人的区别是非常大的,在这种理论基础上面的差异终将导致整个理论的相去甚远。这个我们稍后详论;插一句,这种替天代言倒是与后来的洪秀全与杨秀清不尽异曲同工啊。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
  同上。现在话讲,很唯物,很客观,很深邃的恰确哦,难得。
  至此,我们运用“还原”的方法详细解析了孔子“精确指认”尽求“至恰至确”的言行特点,而且是他随时随地、挥洒自如的特点。我们可不可以就把这一特点和方法认定为“中庸”呢?因为孔子身上必定存留“中庸”这一他所盛赞的“德行”的影子,那么这个“至恰至确”就是最接近于他所说过的字面含义相关的“中庸”了。别的再找不到了。相比之下,其他对“中庸”的解释都黯然失色了……
  这种至恰至确,不是简单的毫无原则的“取两用中”,更不是“只取算术平均数”(其实这种“算数平均数”也是有所取舍的,舍的是道义,取的是最直接的个人利益——这个是孔子从来所深恶痛绝的,看看他说了多少小人和君子区别之辩: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取两用中”“调和折中”只能使小人遍地而君子绝迹!那怎么能是孔子的本意?),这里,是时时刻刻根据具体情况来求解某一具体问题的最精当的处理。这是一种“统协一切,切中而发”,是一种“求一段曲线的某种特殊命题的极值”的做法——是极值,绝不是算术平均数。
  这是逻辑思辨的结果……人类用肉眼永远也看不到原子的结构以及电子的运动。但是通过严格的逻辑推理所设计的实验却掌控了原子的各种运动以及嬗变规律。在肉眼里大地永远是方的而天空永远是圆的——因为太阳月亮每天都在我们眼前转圈。同样,理性告诉我们地球是圆的而太空是广褒无限的。相信理性吧,它远远高于我们的个人直觉和一切的世俗传说……至于这是否就是孔子内心的中庸?理性演绎的边际已到,打住。留待后人评说吧……
  无论如何,本书出版之日,就是“取两用中”“调和折中”之中庸的泯灭之始——我相信总会有那么几个人率先读懂并赞同其观点,他们坚信不疑,然后宣讲开去并逐渐获得普遍的认可。甚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9: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样章3,孔子形象及其终生追求所昭示的人伦模式之辨】
  从这个意义上说,启蒙运动确实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它破除了一个虚伪而丑陋的等级制度,创建了一个相对平等,更能允许个人才能得以发挥的崭新世界。但是,它在理论上却是不完善的,并且在现实中也是不可行的。而由孔子模式所昭示的,由思想能力决定一切的伦理理念,由思想等级决定人类等级(因思想等级随时变化而变化)的浮动等级社会,则正是它的自然后续部分及本原一体的完整终结。它应该由这样的句式来表述:
  独立  思想  宽容
  澎湃在我们脑海中的人类历史画卷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您还有一个正常的头脑的话——最初是一幅恬静的图腾舞蹈式的明澈的画面;之后是一架置于暗淡无光的死寂中的阶梯:上面站着些身穿绫罗绸缎的胖子,下面是一些衣不蔽体的条干之人。让人感到无比的窒息,不忍回顾。接着,是意大利夏天的一派场景,又似乎是威尼斯水城的狭窄的街道,已被拥挤的人群所塞满。那是全城市,又似乎是全人类的倾巢而出。而其中所有的男女老少,都穿着节日的盛装,那面庞上发自内心的欢愉之情,真比一百个狂欢节凝聚于一刻还要浓烈;又似乎是延绵不尽的一百年不歇的一个节日!如果把一处处欢庆的场面拍照下来,汇成影集——当然,在前面要设置一些人物的专页,比如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莎士比亚等。在它的封面上,赫然题着这样一句话,译成汉语,就叫“没有上帝,人人是神” !而接下来的一卷,一看题目就比较刺眼,叫做“自由竞争,适者生存”。你所看到的,满篇都是你撕我扯,你喊我叫,呲牙咧嘴,拥挤不堪的乱哄哄的人群。背景倒是在神速地变换:最初是土木的小屋,之后是简易的西部客栈,有着木栏式的活动门。再之后,就是一些附庸风雅的庄园。很快地,一下子又变成了富丽堂皇,充满明快线条的摩天大厦;或者是跨度极大的,无比宽敞的室内大厅——也分不出到底是议会大厅还是股票大厅,起码在黑白照片上是分不出来的,只有借助于彩色照片上人物的红马甲或蓝马甲来区别。噫!满纸的斗莦之人!而在其中,或许有几个人的姿势或神态会让你稍微留意,名字似乎是洛克菲勒,比尔·盖茨什么的……索然无味地翻过这一集之后,你会沉吟于下一集题目的拟定;叫什么呢?当你想到由现代科学所隐喻的人文理念所带给我们的神光烛照,你会期待于一个人类普遍追求思想的时代的来临——人们普遍而独立地追求思想,而又为既有的集大成者所统协。那将是一幅既葱茏跃动又和谐统一的完美画面:在阳光明丽,花草绚烂的背景下,为五颜六色的奇装异服所衬托的,虽姿态各异而又同一地兼具着独立,自信,健康而又深邃的目光的人类所演映的成果累累,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无尽画卷……想到这里,你会欣然命笔,写下这样的一句箴言:
  “人权天赋,思家登仙”!
  如何看待孔子?我们不需要一系列纸糊的、泥塑的、木雕的、石刻的抑或纯金浇铸的塑像,来让人们不知所以、莫名其妙、诚惶诚恐地膜拜——“非其鬼而祭之,谄也”!如此伪谬低俗的人类将毫无出路,毫无出息……“巧言令色鲜矣仁”!
  我们需要的是深入而精确、科学而哲学的一个普通人类蜕变为一代宗师、千秋圣明、万古人神的机理解析——嗯,自信此篇文论奠定了正确认识孔子的基调。惟其如此,我们才能蕴育第二个圣人、第三个圣人以及一个开放性展开的无以穷尽的文神武圣的序列。
  至此,我们印证了孔子追求思想深刻的人生模式,是与人类的永恒发展相适应的,并且是至恰至确的。加上他的意趣人性,求实坦诚,文风卓著,独立高行,以及至深至广的心胸;从斯宾诺莎的视角来看,他就是人类第一大真人的标本!
  孔子所言“吾道一以贯之”的“一”是什么?不光颜回认为是思想的精深,就是我们回顾他一生的切实行止也是如此。当我们每一个人都敬仰这样一个孔子,都憧憬自己一生的也要以思想见长,并依据思想的力量在某一行业取得具有思想属性的卓尔不凡的成果,那人类就会接着出现无数个“孔子”。那也就成了一个比孔子所设想的“复礼”更美好更高级的社会。
  在未来建造的人类纪念馆的宽敞通透,冷漠肃穆的大厅里,一个为真实哲学所阐释的孔子形象,必将以其无极博大的神采和光晕,永远傲视着万类生灵,以及苍茫无定的宇宙的终极……【完】
  作者简介
  无出版物。然,本稿曾获中国社科院F姓研究员评价:“对于《论语》,现在还没有终极解释。你这个不光自成一说还能自圆其说”并答应代为作序。曾参加中华书局、百家讲坛栏目组、新浪读书频道等联合主办的“全球华人我读论语征文大赛”,在网评中领先。本稿也曾发布于“国学论坛”,半年中无人跟评,半年后被版主把拆分的四部分在同一时间全部加为精华。说明:初读不易读懂,读懂多有赞誉。原帖网址:
  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39886&highlight=+
  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39887&highlight=+
  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39888&highlight=+
  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39889&highlight=+
  读者定位
  当前中国伦理文化问题的关注者;未来全球华人人手一册的“标版论语”、“华夏圣经——解析华夏圣人构成机理的经典”。
  本书特色
  从最基本事实展开哲学思考,逻辑坚实而通俗易懂,追求精美思辨之另类美文。
  联系方式
  QQ1600823412(邮箱同,绑微信)
  附言
  感觉贾老师用的是网名,此处就不实名制了。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9: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13位了,聊聊哇。
  没按学术规范写,因为规范推导不出真正的“仁”和“中庸”。只能寻求逻辑思辨的结果。各位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0: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说“仁”的含义:孟轲和朱熹的解释“仁者爱人”作为正统一直维系到近代。近代的情形是:1,熊十力、钱穆、冯友兰、马一浮都是传承“仁者爱人”的。2,鲁迅和陈独秀是彻底“打倒孔家店”更别提“仁”了,统统采取否定态度,从未详细论述。3,蔡元培说“仁是统摄诸德,完成人格之名”[1](p28),胡适说“完成人格即仁”[2](p28)。梁漱溟说“仁是原来人有的心”[3](p32);“直觉敏锐的时候就是仁。仁就是从本心里流露出来的直觉”[3](p43);“自在就是仁,找就是不仁”[3](p57)【[1],[2],[3] 梁漱溟.梁漱溟讲孔孟.北京:中国和平出版社,1993.4】。这些仅仅对传统解“仁”提出了质疑,并没有形成新的完整学说,也没有流传下来。当代各种读本已彻底回到“仁者爱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1: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截止今天所查读本都是沿用经过孟轲肯定与宣扬的子思的观点:中庸就是:取两用中,调和折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2: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就是“仁”和“中庸”含义的历史演变及当前状况。不好意思,都有问题。
  必须首先确定传统的解释有问题才能展开新的思考。
  极尽严格地考察多年了,传统解释确实有问题。也浏览几年来新出的论著对这两个概念的解释,没有新意;也未见用传统含义把这两个概念全面解释通畅的著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00: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曾参到子思(其实未必确实,暂且借用朱熹的说法)对孔子的形象与特质都是认为“忠恕而已”的。到了朱熹更是把这个认识固定下来,弄了个什么“儒家十二圣”的道统,于是后世的认识为其所固化(您得参加科举考试是吧?那还敢偏离标准答卷?)。于是孔子就变成了制定道德框架的道德楷模了。完全失却了洞悉万物、思虑精深的思想大家的本色。也完全弃置了颜回正确的认识路线……讹传至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5

帖子

3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2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01: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万别拿《论语》当道德标准来读,还什么“充满智慧的道德思想”。扯屁!您就拿《论语》当一部小说来读,完全类似于艾芜的《南行记》。对,就是一个老先生带领一众衣衫褴褛的徒弟四处流浪中间发生的故事。但跟《南行记》不同的是,这其中没有什么情节故事,只有认识深化再深化的精彩辩论,你所享受的是思维精深的洗礼,你所收获的认识深化想往,以及做一个有思想人的憧憬……是啊,这些流浪者时时刻刻在进行着思想深化的竞赛:子谓之贡曰:“女与回也孰愈?” 对曰“赐也何敢望回?会也闻也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这不就是竞赛吗?最后孔子还幽了一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